Hi!下午好!欢迎访问互联网
当前位置:主页 > 软件

全球专利战争一触即发

时间:2018-11-13 11:53:15| 来源:| 编辑:笔名| 点击:0次

全球专利战争一触即发

4月26日是世界知识产权日,北京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常务副院长张平26日在接受科技采访时说,专利战争已在全球拉开大幕,传统IT专利巨人和互联公司的专利纠纷恶战在所难免。

由于传统通讯企业在多年研发中掌握了大量互联基础专利,特别是通讯与数据传输领域的标准必要专利。而像小米之类的移动互联企业发展较晚,专利积累不足,新兴互联企业在成长过程中以及在全球环境下的商业竞争,必然会面对拥有基础技术的专利权人的侵权诉讼。张平说。

互联产业当心四类专利纠纷

4月23日,《互联技术创新专利观察报告(2015)》发布,张平是该《报告》的主持人。

《报告》对国内外20家具有代表性的公司进行了技术发展、专利布局等方面的数据统计和分析。其数据显示,截至2015年12月31日,从中国境内专利申请数量上比较,传统的通讯公司拥有专利数量都在1万件以上,三星、华为则超过5万件。而在互联领域,腾讯的专利数量位居第一,数量为9540件,预计腾讯将在2016年成为首家专利数量突破1万件的中国互联企业。

报告的数据和分析很有道理,专利恶战到来是迟早的事。中国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副会长、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、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李顺德说,以前互联企业国外居多,如今像华为、中兴等企业发展壮大且走出国门时,国外公司就会用专利进行打压。中国企业数量虽多,但规模大多为中小型且处在产业链下游,运用知识产权能力较弱。

张平称,随着市场规模的扩大及技术创新的发展,中国互联企业及新兴企业将面临四类专利纠纷:来自于标准必要专利权人、NPEs(非专利实施实体)、开源社区(许可证)的专利纠纷、第三方专利侵权的互联平台。

互联企业要和其他企业互联互通,意味着交互式通讯中要有标准才能与其他产品兼容,而这些标准中遍布专利。在张平看来,涉及标准必要专利权人的侵权纠纷比较难处理,这与李顺德的观点不谋而合。

李顺德认为,国内的互联企业普遍成长年限短,积累的专利总数大多不足万件,这些企业在面临专利纠纷时,还不具备完全的防御能力,当务之急是互联公司要发力储备专利,并借用其他策略应对通讯巨头的专利诉讼风险。

美国高通公司以骁龙处理器和CDMA技术,在无线电通讯技术领域遥遥领先,并向100多位制造商提供技术使用授权。我国为CDMA技术专利付出了巨额专利使用费,2G、3G、4G都离不开高通的专利。未来的5G标准能否改变被动局面,一方面要依靠技术创新,另一方面要靠知识产权的综合运用。张平说。

不要等产业成型再补专利课

如今,采用节能光源的LED产品已步入千家万户,LED产业也是外国重点发展的产业之一,但在LED照明标准中我国企业拥有的专利很少。张平说,LED照明标准基本被国外企业控制,终端设备接口标准等产品也都充满了国外企业的专利,这意味着产业规模越大,我们付出的专利代价就越高,产业的发展永远处在利益链末端。

我们的《报告》不是针对一两个专利诉讼,而是要给中国互联等新兴企业一个专利预警,让企业清楚在国际专利竞争环境所处的地位。张平直言,针对重点发展的产业,建议政府在顶层设计和技术标准上重视专利战略的应用。我们不能等产业成型后再补专利短板,那只能是亡羊补牢。

如果没有知识产权保护,创新越多的公司就越先破产。华为、中兴的专利布局从国内走向世界,以全球专利申请量为例,华为是11.3万多件,中兴为7.4万多件。

标准和专利对制造业、高新技术产业更为重要,技术和标准联系密切,比如华为和中兴在布局专利的同时也在积极参与制定标准,在国际上赢得更多话语权。李顺德表示

全球专利战争一触即发

,积极应对专利暗战,企业要加强创新投入、技术开发力度和知识产权运用能力。

那么,我们该如何应对一触即发的专利恶战?张平建议,国家和产业应从顶层设计上进行专利布局,比如在科技部重大专项或核高基等领域,加大投入并跟踪扶持相关产业形成更多的基础专利和标准必要专利。

有了技术实力就如利器在手,有了专利底气自然足,遇到官司就能积极应对,你起诉我侵权,我可以进行反诉。李顺德介绍,从国外的案例看,互联企业往往还通过专利侵权诉讼与传统通讯公司相抗衡。

不能再让产业发展被高昂的专利费用所牵绊。张平说,当一个产业做大时,没有与之相称的专利,企业就只能斥巨资买专利,交不起专利费就贴牌,再不然就破产。对企业而言,要有针对产品应用态势的充分的专利储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