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i!下午好!欢迎访问互联网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人物

当当网李国庆夫妇响当当的有情联合

时间:2018-08-29 17:15:42| 来源:| 编辑:笔名| 点击:0次

当当李国庆夫妇 响“当当”的有情联合

当当,这家从最初年销售额400万元增长到今天逾20亿的“夫妻店”,在发展近10年后,终于实现全面盈利。此前,“IT界搬运工”这个戏谑调侃的词汇,一直困扰着创始人李国庆、俞渝夫妇

当当网李国庆夫妇响当当的有情联合

。将书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地方,就是不赚钱,马云甚至说这对夫妇也就知道“傻干”。作为电子商务的最早圈地者,为何当当80% 的业务仍然停留在卖书上?坚持是因为明智还是固步自封?

同样令人好奇和关注的还有这对夫妻本身。虽同为当当联合总裁,但在公开场合,很少能见到两人同时出现,也很少同时接受同一家媒体的采访。他们似乎总绕不开外界不惜精力的揣度——这对总裁夫妻到底谁听谁的?

风云男邂逅风云女

上世纪80年代中期毕业于北大社会学系的李国庆,一直笃信自己是个有力量影响社会的人。在校担任学生会会长时,为了“捍卫”自由恋爱,他曾在校园张贴大字报、呼吁在宿舍楼发放避孕套等等,能闹腾,是个风云人物。毕业后,李国庆去了国务院农村政策研究所,但没过几年他便下海了,因为嫌工作节奏太慢,做什么事情都要论资排辈。

在李国庆诸多的人生转折中,最重要的应该是1996年认识俞渝。对于雄心勃勃的李国庆来说,他和俞渝的结合并非完全是缘分天注定,而是他“人生规划”的一部分——如果要经商,就一定得找个在美国读过书、有过工作经验的人,这样他就能游刃有余于东西方之间。于是,他只花了3个月就与这个“牛哄哄、高高在上”的女人结了婚。当时,俞渝在华尔街已经闯出了一片天地。闪电结婚,打动俞渝的是这个北京小伙子的坦诚与活力。而李国庆能成功娶到俞渝,还在于他的出现恰到好处,当时俞渝也年过30岁,正想要个家。

1999年,当当正式成立。“其实,我们当初的想法非常简单,非常朴素。”李国庆说,俞渝刚回国的时候,觉得在国内买东西特别别扭。因为国内的商场普遍都是按品牌分类,不管喜欢不喜欢都要把一个品牌全部看完。“这让俞渝很不习惯。于是,我们就决定从消费者的直观感受出发,做一个消费者愿意进行消费的上商店。”由于当时身处图书行业,他们就从上图书市场开始试水。

夫妻开店谁听谁

男主外,女主内,应该是夫妻间的标配。但是,李国庆、俞渝夫妇却正好掉了个个儿。

丈夫李国庆负责公司内部管理,而妻子俞渝负责资本市场。两人的头衔均为“当当联合总裁”。

对于“联合总裁”这一称谓,李国庆至今耿耿于怀。他说自己总是被误读,得不到充分信任。比如,大学时当个学生会会长,还得有个团委的老师来“管着”;“联合总裁”这个名号,也是因为美国投资者更信任俞渝。所以,硬是在当当设置了两个平起平坐的联合总裁。至于谁听谁的,李国庆说:“我们俩按职责分管自己的事情。如果她越过我,给我手下的员工发邮件,我就会提醒他们,我不同意俞渝的意见,请他们按我的意见做。”

“那俞渝会经常越过你,给你的部下发邮件吗?”李国庆回答说:“她会,但我不会。她会操纵我的部下,但是我不会操纵她的部下。如果遇到分歧,会拿到董事会上投票,但基本上也是不了了之,因为其他董事不知道该投票给谁,他们会让我和俞渝回去商量。”

在当当员工眼中,两位联合总裁无论是做事风格还是性格脾气都很迥异。俞渝比较睿智细致,在公司也没有流露出作为妻子的角色感,很干练。做事风风火火的李国庆快人快语且思维敏捷,但特没架子,在公司碰到同事都是主动打招呼。

因为性子急,李国庆对慢节奏的东西往往兴致不高,他最爱的是滑雪,够刺激,越失控越觉得开心。不过,俞渝却说李国庆给自己的感觉是踏实,相处起来很舒服。在对自我的评价中,李国庆认为自己是个有情调的人,但不会附庸风雅,从不穿名牌,对于俞渝上千块钱的护肤品不能理解。

在某些时候,李国庆表现得更像个“惹是生非”的初生牛犊,他曾叫板卓越亚马逊,并且激怒对方高层,引发一场价格战;他公开指责马云纵容淘宝卖假货;当许多企业将风险投资商当作神龛高高敬着时,他却多次在公开场合叫板,坚守自己对当当的经营权。着急起来,他会拍案而起说“要不闭上你的臭嘴,要不就拿回你的臭钱”。

他的坚持在2003年时曾导致与投资方闹僵。当时,当当的销售规模一度突破8000万元,李国庆提出将增值的股份分一半给管理团队作为奖励,遭到股东的集体反对。最终的解决方案是,俞渝找到老虎基金投资当当1100万美元,老股东获得部分变现,当当管理层的股份变为59.5%,李国庆和俞渝获得了绝对控股权。

“土洋结合”打造零售帝国

虽然一直保持着“全球最大的中文上书店”称号,并成为“国内首家实现全面盈利的上购物企业”。但也有人对当当的评价表示不屑:“这么多年,我感觉当当是不思进取。”他们的依据是,10年过去了,当当80%的业务还在图书这块,在其他衍生商品的拓展上过于保守了。

“大家说起当当还是觉得这是个卖书的站,其实我们的奶粉和尿布也卖得很好。”李国庆显然不同意这种说法。他认为,虽然直到今天,“全面的电子商务”迈出的步伐小得可怜,但只是时机问题,“过去10年我们肯定没错过什么,卖百货不成熟嘛,要不怎么没有一个垂直的卖专门品类的百货站盈利呢”。

李国庆说,这些年他们夫妇从来没有怀疑过对图书市场的坚持,他们还有更大的梦想没有实现,那就是当当要变成一个零售帝国。“百货方面,我们还在试水,我们对是否卖某种商品的标准是,必须要比这个商品的主流卖场更便宜,价格低不过国美的商品趁早别卖。”

“我和俞渝确实是一土一洋。我是从地下室创业出来的,灵活性更多一些,她在西方大公司历练过,更喜欢标准化流程,我们俩既是互补也在互相吸收。”10年来,外界对当当的“夫妻店”模式颇有争议。尽管这种模式在创业初期具有一定优势,但随着当当扩张及上市步伐的日益临近,李俞二人更希望彻底改造当当的管理模式,以消除外界和投资人的最后疑虑。

今年3月30日,他们挖来两位职业经理人担任首席运营官及首席财务官。职业经理人的到位,意味着李俞二人终于要告别以往“夫妻店”的管理模式,但他们却又离自己的“零售帝国”的梦想近了一步。

(摘编自:《人物画报》)